2020期货配资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女士棉裤 >

 赵峥嵘 都市吟游

发布时间: 2015-02-09 19:20


《简单生活》33
《襄阳路印象》2
《在这沉默夏日的夜晚,与你同行》

  这样的“文化课苦旅”在几年后决定报考研究生时再度上演。为考学,他补习英语和政治,足足一年半。“后来一个朋友正好从央美研究生毕业,我就去问他能不能引见一下,让靳尚谊先生招我这个研究生。当时为了见导师还特意去四川路买了一双李宁牌的白色跑鞋,穿着它去了北京。”

  一路走来,赵峥嵘觉得,一切都是被逼出来的。由于自己不会教语文,孩子们上课哄闹,一年下来班里的学习成绩差得令人担忧,作为班主任他觉得特没面子,于是才考美院,重拾艺术梦。

  “过去一直在一种很封闭的环境中学习,文学、艺术都是非经典不学。我想,70后艺术家应该在学习的路上走了很长时间。小时候受"文革"的影响,认为读书无用,到了后来才开始认真读书,走了许多弯路。最后被60后和80后艺术家挤到了一边。”赵峥嵘觉得,曾经的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

  今时往昔“襄阳路”

  转眼到了2005年,赵峥嵘突然身处研究生毕业这个不确定时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眼前这大都市突然变成了物欲膨胀的美丽的"黑洞",我不得不模仿和重复那些记忆的踪迹。随着自我经验的枯萎,自己变成了自己的陌生人,陷入左右彷徨的困境之中。就这样我试图去呈现一种无奈,一种同城市的隔膜与孤独,以及一种美丽的浅表下面的无助。”

  于是有了《襄阳路印象》,他的毕业创作。对他而言,那种感觉就是“不至于绝望,也没有过多激情”。

  襄阳路是可以淘宝的地方。一间间小店令人眼花缭乱,不知从何下手,且价格便宜,紧跟潮流。这是一条以海派商业为特色的街区,大概只有老上海人才对它了解更多。

  “一个人行走在夏日的阳光中,行走在这条行人如织,同时又是极普通的商业街上,襄阳路这条曾经存在过的喧嚣而暧昧的街道,试图赶走一个人的孤独,使自己放松下来。就这样,我迷失在人群里,迷失在喧嚣和噪音之中。”《襄阳路印象》仿佛诗歌的插画一般,借着懵懂的形形色色,承载起赵峥嵘的迷失。

  与后来的《简单生活》《城市》系列相比,“襄阳路”的色彩还算是相对明快一些,“因为那时虽然未来并不明确,但时而还会有点想象和希望”。

  紧接《襄阳路印象》之后,赵峥嵘开始以一种“简单”的创作态度诠释他所体悟到的生活。《简单生活》系列创作始于2005年,赵峥嵘刚到广州。那些画面灰沉沉,甚至有点“脏兮兮”。黑色的大气笼罩着整个画面,每个形状仿佛只是一种冰冻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境下,人们竭尽全力接近并接受强加于自己的全部黑暗阴影。“这也许就是《简单生活》的秘密,在不停游荡之中,实现着自己的"黑色的狂想"。”

  评论家朱其认为,赵峥嵘的画面就像在制造一块生命精神的“丑陋表皮”、现实世界的“可怕面貌”或者黑暗的虚无场所,这一切让绘画呈现精神和人性的苦难,使人们看到一种绝望和卡夫卡式的“普遍的不幸”。他拒绝逃避痛苦,于是便回到内心的自我救赎。

  对话赵峥嵘

  新金融:这次展览的题目“都SHI”,该如何理解?

  赵峥嵘:最初我有过很多想法,想起名叫“迹象”,或者更直接一点,叫“城市”,因为作品的确画的都是城市。但画廊那边认为可能“都市”更为恰当,更有大城市的感觉,毕竟作品的主题是上海。把“市”用“SHI”代替,是想留下更多的阐述空间,你当它作“都市”也好,“都是”也罢,总之我觉得只要是唯一的、有见地的,就都是好的。

  新金融:有人说你的作品是城市苦吟,你自己认为呢?

  赵峥嵘:“苦吟”首先其中有苦涩,其次就是艺术手法的千锤百炼,不断地研究其中的色彩、技法、画面的结构、绘画语言等方方面面。大家熟悉的《简单生活》系列,实际上延续了《襄阳路》系列,但色调上更多地开始尝试黑白灰,也就是负色调,和鲜艳没关系,上面留了很多的空。这一系列画了五年,《城市》系列画了三年多,中间还穿插了其他的作品,我一直在锤炼自己的创作能力。

  新金融:与后来的作品相比,《襄阳路印象》为什么没那么苦涩?

  赵峥嵘:之所以叫“印象”,感觉有点印象派,那仿佛是对于城市的一种一晃而过、蜻蜓点水,或者说像路人一样的比较轻松的感受,那时生活还是充满阳光的。但后来的多数作品是在广州完成的,也是画上海,但相当于是对上海的记忆,有点晦涩,有点颓废、绝望,因为那时感觉画画没什么出路。

  新金融:从毕业创作开始,是你所认为的创作成熟与完整的开端。但是你似乎从那时起就已经倾向于用比较抽象的手段表达自己的思想,为什么?

  赵峥嵘:以前我一直接受的是美院写实主义的教育。面临毕业,慢慢地不满足于凭借已有的视觉经验观察物象,同时也不满足于自己已有的手法来表现对象。一直以来我都在模仿过去大师的风格,而后来自己却处于模仿的恐惧之中。

  以前一直认为真实可靠而易于接受的东西,都是从感官而来的,这些东西是无法怀疑和否认的,是确凿无疑的。它们是写实的,是具象的。现在我开始怀疑这一切了,现实是假的,一切是幻想,是人的幻象,是虚的,一切都是混沌的虚无状态。

  都SHI赵峥嵘个展

  展览地点:中画廊 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嘉里商业中心一层118号

  展览时间:2015/01/29-2015/03/10

干台棉裤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