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期货配资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女士棉裤 >

 第两百零七章 石碑

发布时间: 2015-02-02 17:32


即便离得很远,秦逸也感到了阵阵冰冷,似乎整个人都要冻僵了一般。

  “哼!”心念一动,一股纯阳之力从丹田涌出,迅速布满了周身,下一刻秦逸身上就变得暖洋洋了。

  修炼幻日决的他肉体本身就要比一般修士厉害,此时随意调动一丝法力就能够模拟幻日之威,自然轻轻松松抵御住了这些寒冷。

  赵使者见此毫不意外,若是连这些都抵挡不住那还称什么结丹期修士呢。

  心念一动,那雪白的玄玉冰剑蓦然一凝在空中幻化成了一只长有百足的蜈蚣。那蜈蚣口吐寒气,一只只足犹如倒钩一般,闪烁着寒芒,看上去锋利异常。

  “幻化之术?还是法宝器灵?”秦逸发现自己的神念一下子竟然看不透这蜈蚣,有些好奇了。

  手中剑诀一掐,南明离火剑一抖,浑身火光大涨,下一刻竟幻化成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火色莲花,这莲花旋转一番,便一托而起,从下方攻向蜈蚣。

  赵使者见此手中法觉一动,一股法力涌出。

  只见空中寒气犹如实质一般,形成了点点白色小珠,白色小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就没入了蜈蚣巨大的身体致中国。

  接着蜈蚣嗷嗷大叫。

  口中一吐,一道闪烁着蓝白两色的冰水涌出。

  成铺天盖地之势向下压来。

  滋滋!

  火与水的对决。

  一个是来自中原的青年豪杰。

  一个是在神秘冰原修炼的结丹期使者。

  两者在结丹期中都算得上是不错的存在。

  “米粒之光也敢放肆!”秦逸心念一动,紫府之中府剑微微一颤,飞出,没入南明离火剑之中。

  下一刻火色莲花滴溜溜的一转,道道剑气鱼游而出,在空中形成一张大网。

  这剑气之网锋利异常,转眼之间穿过冰水阻拦,从下而上想要将蜈蚣困住。

  蜈蚣虽然没有灵智,但是在赵使者的操纵之下显得灵动不已,那百足犹如百柄长剑一般,纷纷扭动,或是刺,或是劈,或是挑。

  竟然形成了各种剑招。

  一时之间剑气之网也靠近不得。

  “有些手段。”秦逸暗自点头,看来这冰原之中的结丹期修士也不比中原的弱。

  于是他单手在空中虚化一个圈,之间一个淡黄色的圆形光球出现,接着这光球犹如黑洞一般,疯狂的吸收气周围的光点来。

  正是空中灵气被调动的模样。

  “幻日之威!”只听秦逸低语一声,那光球便哗啦一下飞起以飞快的速度向前飞去,一边飞的时候,空中的点点白光还是不停的涌入其中。

  “这时什么?”赵使者一惊。

  心念一动,先前的金针法器蓦然飞射而出,刹那间,由一化二,二化四….瞬间化为几百枚之多。

  这些金针在空中悬浮,金闪闪一片,看上去极为耀眼。

  “去!”

  在他一声令下。金针法器嗖嗖的一个接一个,在空中犹如金色长虹一般飞向幻日。

  但是下一刻让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金针穿过幻日之后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不可能!”赵使者发出了不敢置信的声音。

  秦逸见此却是微微一笑。

  那些金针自然不是凭空消失不见,而是因为这些金针是由法力幻化而出,而幻日内又有强大的压力,仅仅凭借幻化出来的虚影是无法对它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的。

  而那金针本体却是被他利用手段暂时隐藏了起来。

  赵使者惊讶之下自然感觉不到了。

  “看来不使出些手段是教训不了这个小辈了。”赵使者大怒之下终于打算使出一些他独门的秘术了。

  而就在他二人争斗下方冰原百里深处,一身穿魔甲的魔族正催动法决驱使着一件古怪的法器攻击者什么。

  在在他身前不远处有一金光罩罩住了一个古朴的石碑。

  石碑中心用上古文字刻着一个“封”字,周围则都是些豆大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布满石碑。

  在石碑周围则有上古四大神兽,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个傀儡,这四个傀儡不停的从口中喷吐出道道灵光,汇聚在一起化成那个金光罩保护着石碑。

  “上古的人族果然有点本事。不过此时封魔碑无人守护,只要我肯花点时间,打破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就能够让通道破裂。我等圣族就可重返人间了哈哈。”这人影赫然就是先前逃出的那名魔族,此时他到这里似乎是由重要图谋。

  “咦,上方似乎有两个结丹期的人族正在争斗。待会若是攻击强劲了恐怕会影响到我。罢了看来要损耗些元气,先去灭了此二人才行。”这魔族似乎感觉到了上方秦逸与赵使者的争斗,摇头晃脑之下竟做了灭口的打算。

  “影虫,你去灭了他们吧。”只听他轻哼一声,从他身后虚影中便爬出了一只拳头般大小,却是半透明状的甲壳虫般魔虫来。

  这魔虫听到吩咐,吱吱的叫了两声,随即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

  空中赵使者见久攻秦逸布下,并且自己还处于下风,面子上极为不好看,终于掏出了八枚玉牌。

  这玉牌可是他身后的元婴期老祖帮其炼制,论威力而言,绝对是结丹期中顶级的存在了。

  只可惜这玉牌由于材料关系,其中威能是用一次少一次,所以即便是他也是极少使用的。眼前为了出心中这口大气,终于也是顾不得其他了。

  只见他嘴唇微动,口中喃喃念起了古老神秘的咒语,随着他口中咒语的闪动,他手中的玉牌发出了淡淡的荧光。

  “去!”

  赵使者见此蓦然把八枚玉牌朝空中一抛。

  下一刻那些玉牌滴溜溜一转,朝天空飞射上去,并且分布在八卦位上。

  紧接着空中一股莫名压力出现。

  一个巨大的八卦虚影出现,竟然是出现了八卦之阵。

  “不好!”秦逸脸色一变,阵法出现的瞬间,他竟感觉浑身一凝,一身法力被大大压制,所能发挥实力恐怕不足七成。

  看到这一幕赵使者心里大为畅快,这阵法的威力他可还没真正发动呢。

  “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代价!”只听他狞笑一声。

  空中八卦阵忽然倒转,将秦逸完全罩住。

  危险啊!


干台棉裤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