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期货配资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女士棉裤 >

 “浙江叔侄冤案”追责不能遥遥无期

发布时间: 2014-12-21 19:36


  ■ 来论

  错案追责,不能遥遥无期,即便追责确实没有结束,不能公开最终结果,也应该公开阶段性查办结果。

  今年4月,浙江省政法委曾宣布,对“浙江叔侄冤案”原办理过程中公、检、法各部门办案环节存在的问题要进行全面调查,其中就包括了案件的审核人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可是,大半年时间过去了,该案的追责调查,却始终没有更新消息(据央视报道)。

  此前,浙江省委政法委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相关责任人“已经进行了组织内部追责”。而对于具体追责了哪些人、追责措施等细节,则表示“不便透露”。有消息说,包括聂海芬等在内的多名相关责任人仍在原单位正常上班。新京报记者就此向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求证,得到的回复是:不清楚。

  所谓的追责,怎么追,追到哪个阶段,哪些人,浙江有关部门讳莫如深、遮遮掩掩。这样的追责,如何让人放心?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刑法室副主任屈学武认为:“像张高平叔侄这样影响较大的案件,往往是由法院审委会决定的,最后很有可能是由法院领导层拍板的。所以,追究这样的错案,会牵扯到很多官员。”

  由此公众更有理由怀疑:“不便透露”的原因是不是或在于此?果如此,错案追责,如何落地?谁来查办?是的,错案的调查、追责,要依纪依规依法进行,也需要相应的时间。但这并不意味着官方回应,像挤牙膏、三缄其口。错案追责,不能遥遥无期,即便追责确实没有结束,不能公开最终结果,也应该公开阶段性查办结果。而不得找借口,糊弄舆论,更不得一俟喧嚣舆情平息,便不了了之。

  错案必须追责,追责必须公开,将成为错案追责的“规定动作”。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结果公布仅两天,原呼格案专案组组长冯志明就被带走调查。现在就可以肯定,冯志明再也不可能回到他工作的岗位上。错案追责,就应这样雷厉风行。

  “二张”错案追责的慢吞吞,或许说明,一些重大错案追责,还需更强有力的手段,通过更高一级司法机关的介入,或异地的追责查办,来破除地方的司法保护主义。

  □印荣生(公务员)

干台棉裤
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