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期货配资

您现在的位置:股票配资 > 女士棉裤 >

 第七十九章 救援

发布时间: 2014-12-05 01:54


第七十九章救援

  曾毅凡带头,五人闷声不吭地在漆黑的地下世界里疾奔,遇着怪石林便腾挪跳跃几下,便闪了过去,一路倒也平静。

  正在他们窃喜之时,前方传来隐隐的打斗声。

  “慢!”曾毅凡陡地停在一块突兀的怪石顶,凝神往前探去,只见一里外正有一群妖兽围攻着八人。这八人正是那火云宗弟子,只是不知为何少了两人。

  胖子、罗心月、陆放和胡三四人均紧随着刹住,竖起耳朵倾听,果然前方隐有似狼般的嘶吼,不时还有妖兽的惨叫,人声臭骂。

  “什么情况?”胡三探不到什么,但从刚才最先发现陆放飞过来,使他明白,曾毅凡的灵识范围比他的远上几十丈。

  “前方石林有人被妖兽困住了。”曾毅凡的声音有些低沉。

  “那我们从一边绕过去!”胖子立马回应,往右侧身,就想着从右侧绕过。

  陆放稍迟疑,也跟着附和:“对,我们赶紧绕过去。我们过去非但救不了人,反而会被一起困住的!”看来,他已经被之前的妖蝠吓破了胆,还不知道前方有多少妖兽便说要绕道而行,弃同道不顾了。

  不过,这修仙者的世界本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谁又能说他错呢?

  众人沉默了下来,皆等曾毅凡表态,因为他的实力最强,有他带领,活着出去的可能无疑较大。

  曾毅凡回头用灵识扫了一下忐忑的四人,摇摇头道:“目前他们势均力敌,我们过去就会打破平衡,把妖兽击溃。”

  陆放有些皱眉:“可是那妖兽会越来越多……”

  “别可是了!”曾毅凡挥手打断,“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想走自己走!”说完,他箭射往前。

  其实,曾毅凡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他们回去的路被妖兽堵住了,如果不聚多点人,怕是回不去!

  胖子和罗心月两个熟识曾毅凡的为人,知道他不会无故送死,而且也听出他话中有话,于是二话不说,尾随而去。

  “胖子!你不要命啦!”胡三立在原地高喊,他有些迟疑。

  胖子听到胡三关心的话,抛开冷漠,回头喝道:“混帐,快跟着爷来!”

  当头一喝,胡三登时一凛,他可知道胖子不会往火坑里跳,随即,他对右侧的陆放喊道:“陆师兄,我们跟上!”说着,他纵飞而去。

  可惜,陆放没有跟上,他站在原地嘀咕:“都是疯子,我可不想趟这混水,我还要修成无上真仙!”说完,他往右侧疾掠而去。

  不时寻着怪石躲闪的曾毅凡,灵识往后探到陆放离队而去,轻轻叹息了一下。

  只一会儿,他便掠到了距外围的妖兽五十丈的地方。在刚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仔细探视到,这围困火云宗等人的妖兽分两种,天上飞舞的是三只妖蝠王带着五十多只妖蝠;地上奔袭的是体型硕大的近百妖狼。

  “难怪他们八个人被困着跑不了,妖兽太多,形势不是太妙啊!”胖子落在曾毅凡身后,低声说道。

  “唉,不妙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曾毅凡叹了口气,“不救下他们,我们回去的路上遇到这么多妖兽,只能坐以待毙了。”

  “曾师兄。”胡三轻喘了一下,弱弱问道,“你怎么知道别的地方也有妖兽?”

  罗心月和胖子虽是相信曾毅凡,但也是一脸好奇,他们也想知道曾毅凡的依据是什么。

  “我猜的!”曾毅凡回头露齿一笑,在罗心月翻白眼,胖子吸气要骂之前,他接着说道,“你们看这两种妖兽,居然能聚在一起围攻他们,却不互斗,不觉得奇怪吗?”

  三人闻人,立即沉思。

  罗心月打破平静,惊呼道:“你是说……它们有人指……指挥!”

  如被浇了冰水,从头凉到脚,胖子吸了口凉气,颤声道:“那……那……我们还能出去吗?”

  曾毅凡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指了指被围困的人:“只能和他们会合,人多力量大!”

  说着,他刷地摸出青焰剑,猛地钉在前方怪石堆的一个角落处。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嗷呜一声惨叫,一只小牛般的妖狼滚在石头上嚎叫。

  它是狼王,早早便闻到曾毅凡四人从后面过来,便偷偷摸了过来,想凭借它出色的潜伏能力来个偷袭,然后调狼群来围攻。

  可它刚找了个较好的角度,还没有发力,只轻微地发出一丝杀气时,曾毅凡便机警地捕捉到,甩手把静焰剑钉了过去。

  狼王敏捷地往旁边一蹦,却还是慢了一点,飞剑从它的肋下穿过,鲜血崩射呢。

  不过,这狼王可不是徒有其名,它只翻滚了两下,那伤口上的血便自然止住了。

  它倏忽一闪,便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让纷纷摸出飞剑的胖子和胡三没有了攻击目标。

  “哪里去了?跑得真快!”胖子臭骂一声,转向曾毅凡,“曾兄,还是你机警!不然,非给这畜牲吓一跳不可!”

  “那可不一定!说不准……”曾毅凡还没把话说完,前面便有狼在嚎叫。

  “那是狼王?”罗心月吃了一惊,她用灵识轻易探到三十丈外有头小牛般的狼站在一处怪石上仰天叫着。

  “嗯,走吧,我们被发现了!躲不住了。”曾毅凡说着,一蹦上了石头,随手招回了青焰剑。

  这时,已有三十多头妖狼在狂王的召唤下,从围斗中分了出来,在乱石中如履平地,迅速奔向曾毅凡四人。

  “曾兄,咱们里应外合,把这些妖兽打退了!”武昌寒兴奋的声音在兽群中传出,“师弟,师妹,我们这下有救了,随我杀出去!”说着,他便轰轰地一顿狂劈,近前的妖狼和偷袭的妖蝠均被劈得残肢断腿,鲜血乱崩。

  曾毅凡听到武昌寒中气十足,不禁大喜,他朗声高喊:“武兄威武,有你在这些都是小菜!”他知道,武昌寒是被他的师弟师妹拖了后腿,走不了;因为如果是死战的话,他就没有这么好的中气了。

  “哈哈!”武昌寒一声大笑,手中飞剑舞得更是虎虎生威,灵光四射,溅过来的鲜血也不时被蒸腾而去。

  果然,那是一种平衡状态,狼王抽掉了三十多只妖狼后,即使妖蝠王见势不妙,频频费力地发摄神波,仍是被火云宗八人结阵冲了出来,还斩杀不少。

  而冲向曾毅凡等人的妖狼,则非常不幸地被连屠了十多只,夹尾而逃。

  狼王狠狠地盯了一眼曾毅凡,呜呜地叫了一声,转身便不知所踪。随后,狼群有序往左侧跑去。天上乱飞的妖蝠也吱吱乱叫着,在三只妖蝠王带领下,往右飞去。

  武昌寒追杀了一阵,便哈哈大笑着回来:“曾兄,还好有你们四人及时出现,不然,我们就要被困死在这里了!”

  曾毅凡扫了一下浑身浴血却精神亢奋的武昌寒,对比他身后疲惫的师弟师妹,心知,若不是他们拖了后腿,怕他早就杀出去了。再看看好整以暇的四人,不禁感慨,自己算是命好了,没有碰到大群妖兽,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哪里哪里,是武兄修为高深,抵住了妖兽的围攻,到现在还有余力追杀。不然,我们来了也是送死!”曾毅凡自谦之余,还大捧了武昌寒一把。

  武昌寒闻言,嘿嘿一笑,不再寒喧,转而沉声道:“如果曾兄来得再迟些,恐怕……”他回头瞄了一眼剩下的七人,“恐怕就没有七个这么多了!”

  虽是早有判断,但亲耳听闻仍是震惊不已,曾毅凡倒吸了一口气:“这么凶险!武兄且节哀!”

  “唉,不提这个!”武昌寒打起精神,“曾兄,我们快点撤回去,这些妖兽有统一指挥,我们已被围了三次了!”

  “三次!”曾毅凡抬头,“那我们快走,我的预感不是很妙!”

  “走!”武昌寒也不拖拉,大喝一声,便领头往回奔去。


干台棉裤
配资开户 我们